小 Piu 本纪

小撇,又唤作小 Piu,因为我近来常看《甄嬛传》,又称做 Piu 贵人,Piu 妃。性别母,生于 19 年 9 月,尚未成年,时常被唤作小母狗,不以为意,甚至更加亲近,我总会说因为她是狗。


女朋友思狗成疾,总是想养一只小边牧,在换房子后便去燕郊狗市抱了一只,两人空手去程两小时,返程带着她和一车子物件。在路上定名为小撇,姓随女友,乳名 Piu。很安静,一路上没有拉屎撒尿,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进京时已经在小箱子中睡着。到家后怯懦不敢行,满地板乱嗅,养在狗笼中,经常屎尿齐飞。后来换了开放式的狗栅栏,给它置办了狗窝,狗厕所,但是它总是想跳出来。有一天惹火了两人,将它关在狗栅栏中,谁知它在挣扎数次后,从上方跳了出来,两人喜不自胜。后来逐步撤走狗栅栏,让小 Piu 自由活动,满屋子都是它小脚爪敲击地面的声音。

小 Piu 兴奋时会在房间内转圈奔跑,双耳直立,尾巴高翘及背,唤作“旋风狗”,冲过来踹我们一脚并反弹开,如是反复。小 Piu 害怕的时候会一个 Piu 缩到角落,双耳紧贴头皮,尾巴下垂,常发出“嘤嘤嘤”的声音。小 Piu 睡觉时会依偎在床侧,双手前伸,双脚后探,呈伸长状。大了之后能自行跳上床,并喜欢睡在我的头顶,整个 Piu 趴在枕头上侧,温热柔软的肚子贴着我的头皮,双手双脚抱住我的头,并常在熟睡时猛踹多次,纠正无效。小 Piu 安静时会认真看着我们,轻轻歪头,女友说这是因为小 Piu 的鼻子会挡住它的视线。

我们工作的时候小 Piu 会依偎在我们脚边啃我们的拖鞋,女友的拖鞋被它啃出了一个大大的缺口,女友说她感到她的脚现在非常自由。我们看剧的时候小 Piu 会缩在沙发地下睡觉,听到我们唤她的时候会先伸出一个鼻子,然后头再缓缓深处。我们做饭的时候小 Piu 努力扒拉着灶台,一副“让我康康”的神态。我们上厕所的时候小 Piu 会忧心的等在门外,害怕我们被可怕的马桶怪吞噬,深夜睡着的时候听到我们的动静也会缓缓起身,护送我们上厕所。我们出门的时候小 Piu 会咬我们的裤脚不让出门,回来的时候会坐在家门口等着。我们一起出门的时候,它会一直朝前拽着绳子,埋怨我们人类不给力,跑的太慢。我们一起过马路的时候会跑起来,它迈开双腿,跑的飞快,在风中追逐自我。我们不管走到那里小 Piu 都会跟着,我们不管在做什么小 Piu 都会看着,认真的,歪歪头。

小 Piu 喜欢吃药,补血的药,补钙的药,抗生素,美毛膏,甚至止咳糖浆。小 Piu 喜欢跟我们玩扔东西的游戏,我们把玩具扔到远处,小 Piu 冲过去叼回来。小 Piu 喜欢跟我们玩拔河,我们用力扯着它,它先是左右甩动,然后就整个身子匍匐在地上不肯起来,我们可以这样拖着它在地板上滑行,戏称为“拖地狗”。小 Piu 喜欢我们“辛巴”他,将它像举“辛巴”一样高高举起来,然后轻轻的扔在床上,它会一扭就弹起来扑向我们。小 Piu 喜欢我们吹它的鼻头,每次我们吹它的时候,它都会冲过来舔我们的脸。小 Piu 喜欢我们。

小 Piu 害怕女友带着面膜,特别是女友还阴森森的学着鬼叫的时候,它总是夹着尾巴就跑。小 Piu 害怕巨大的声音,每次什么风吹草动都会吓得要死。小 Piu 害怕巨大的东西,我们的行李箱常常可以把它吓的到处逃窜。小 Piu 害怕我们生气,每次我们斥责它的时候它都会想逃到远处。小 Piu 曾经害怕从高处跳下来,但是她现在已经可以在床上和沙发上自由跳跃,可以上好几十个台阶了。小 Piu 怕疼。


小 Piu 抱回家之后做体验,检查出体内有寄生虫,于是喂她吃驱虫药。在家呆了一段时候之后,患上了犬窝咳。带到医院做 CT,做雾化,吃抗生素,往返折腾近一个月才好。在犬窝咳好了一周后,我们带她打了最后一阵疫苗,观察数天后无异常,我们终于可以溜 Piu 了。

2020/02/19,小 Piu 第一次出门。害怕的要死,外面什么味道都是陌生的,出了门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只想往家里跑。再三鼓励之后才终于开始朝前走,不敢上下楼梯,不敢过减速带,一路上都在查看别的狗留下的今日新闻,只读不回。

2020/02/20,小 Piu 第二次出门,稍微勇敢了一些,出了门就开始拼命撺,嗅嗅这里,嗅嗅那里。

2020/02/21,小 Piu 第一次在外面尿尿。当时我笑着说这下整个小区都知道这里来了一条超可爱的小母狗,我们要保护好她,不能被别的小公狗欺负了。小 Piu 会爬楼梯了,小 Piu 会超帅的跳过减速带了。

2020/02/22,小 Piu 第一次在外面奔跑。我和女友骑着自行车,女友骑在右前方,我骑在后面牵着她,她一个劲儿的奔跑,跑了足足有三公里才开始缓缓减速。到家之后累的跟狗一样趴在地上疯狂喘气,没过多久就睡着了。

2020/02/26,今天早晨六点带着小 Piu 去买早饭,回来的路上便不肯走路了。再三催促之后它在地上拉一托稀稀的屎,我们还感慨这是小 Piu 第一次在外面拉屎。

回家之后小 Piu 仍然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,我们说好吃完早饭,九点等医院上班了带她去看看。但是情况急转直下,就在我洗碗的时候女友非常担心的找过来,说感觉小 Piu 状况不太好。我们找了一家还开着急诊的宠物医院,打车带她过去,在路上小 Piu 一直咳嗽,还发出了从来没有过的痛苦叫声。

等到了医院的时候她已经开始咔血。医生看了就开始给吸氧,还跟我们说状况不太好,做好心理准备。我们给小 Piu 吸氧,我们给小 Piu 拍 CT,我们给小 Piu 打针,我们给小 Piu 加油。小 Piu 一直努力扭过头来看着我,认真的看着我,我摸摸她的头说小 Piu 乖,努力一下,我们马上就回家了。等小 Piu 把头转回去的时候她已经闭上了眼睛,医生连忙把她抱起来高喊手术室,将她带了进去。

十几分钟之后,医生扭着头出来说不行了,在补宠物信息表的女朋友一脸茫然的问他,那我这个还要填么?医生摆了摆手,说不用了。我们跟着医生进了手术室,小 Piu 被蓝色的纸盖着,很安静,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医生在认真的给我们解释说死因是肺水肿,肺水肿分为心因性和非心因性等等,谁想知道这个啊,我们的小 Piu 怎么不看着我了?医生最后说尸体的处理方式有两种,一种是你们带回家,一种是医院这边直接联系火化,女朋友低声的说我们要带回家。打包好之后女朋友一直抱着,医生在整理账单,过了好一会儿还没好,女朋友问我,什么时候可以走啊,小 Piu 要回家了。

到家之后我们打开了袋子,把小 Piu 擦的干干净净,把眼睛合上,把小舌头塞进嘴巴,把她最爱的玩具都放在了袋子里面。重新打包好之后送回了医院,让他们联系做集体火化,没有告别仪式,没有遗像,没有骨灰,只有房间散落的她换下来的狗牙。


小 Piu 是一个快乐的 Piu,到了天堂可千万别被欺负了,我们在门前放了你最喜欢的地毯,有空的时候常回家看看吧,我保证再也不打你了。